雅博体育app官网

许家印离任恒大地产或专注造车?

许家印卸任恒大地产,或为专注“造车梦”,新能源汽车的赛道上,多了一个劲敌。

8月17日,地产圈曝出了一条具有爆炸性的消息,一直稳居中国房地产前三甲的广州恒大高层巨变,许家印卸任恒大地产董事长,不管是何原因,许家印的离任,瞬间震动了整个地产界,而和恒大相关的数家上市公司股价齐跌,引发众多关注。

近期关于恒大的传闻很多,为确认消息准确性,BT财经通过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恒大地产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均已经变更为赵长龙。

这次传闻成真,对恒大的影响立马在股价上体现出来,恒大地产、汽车和物业三大板块均有下跌,其中恒大汽车股价下跌最大达7.13%,三大板块单日市值蒸发过百亿港元。

许家印的离任让赵长龙一下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在此之前大家对赵长龙这个人知之甚少,有熟悉地产行业的人士透露,赵长龙是个“老恒大”,许家印1996年创立恒大,赵长龙1998年就加入公司了,成为跟随许家印较早的老部下,有意思的是,赵长龙的冶金及热处理专业和许家印的冶金系金相专业很类似,相同的专业可能有更多的共同话题,从此开启两人长达数十年的合作关系。

最初赵长龙是在广州恒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开发中心担任总裁助理,因为出色的工作能力很快被提升为助理总裁兼总经理,主要负责开发管理,他的晋升速度之快,在整个恒大乃至地产圈都是极为罕见的。

赵长龙有着20多年的物业开发及管理经验,在他的带领下,成立于1997年的恒大物业上市速度创造了行业新纪录,从2020年9月29日递交招股书到上市交易,仅耗时64天就在港交所主板成功上市,这成为赵长龙辉煌履历中值得称道的一笔。

2003年以前,工作能力出众的赵长龙一直在地方工作,直到2003年才真正进入许家印身边,先后在恒大集团众多子公司担任要职。

2005年2月至2007年8月,赵长龙在恒大地产的开发中心先后担任副总裁、总裁助理及总经理,主要负责开发管理。在诸多子公司历练之后,2002年至2017年,赵长龙一直担任恒大地产的董事长和法人,有媒体指出当时恒大地产实际控制人仍是许家印,直到2017年中国恒大集团为了深深房重组而成立恒大地产集团,进行股份制改革后设立董事会,恒大地产董事长才由赵长龙变更为许家印,许家印才走到台前掌管恒大地产。

业内人士对恒大地产的换帅众说纷纭,不过大部分人对此表示理解,和恒大地产有过多次业务合作的叶方伟称:“房企更换董事长的事例非常常见,近期有蓝光发展的杨铿辞任董事长,继任者是其子杨武正。另外旭辉集团也在2019年更换过一次董事长,陈东彪接任林中为新任董事长。在往前倒也有,2016年8月,金科地产也发生过蒋思海接替黄红云成为金科法人兼董事长的例子,不过这些人成为新任董事长,却基本都是“傀儡”职位,真正掌权的还是实控人,比如杨铿、林中、黄红云,这次我认为恒大和他们区别并不大,真正掌权的依然是许家印。”叶方伟对恒大的换帅并不震惊。

按说一家集团公司的人事变动,属于正常的经营范畴,只是许家印曾是中国首富以及他在地产界的影响力才如此牵动行业的神经,更引起众多质疑的不是许家印离任后恒大系股价的齐跌,而是恒大高管们的减持套现。

据港交所文件资料显示,早在8月11日,许家印尚未宣布离任前,恒大副主席夏海钧以7.3026港元每股的价格减持出售1000万股恒大物业的股票,同时还以14.18港元每股的价格减持出售恒大汽车的股票300万股,两次减持共计套现1.1557亿港元,在恒大物业和恒大汽车的持股比例分别由0.61%和0.15%下降至0.51%和0.12%。

巧合的是,就在一天前的8月10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恒大集团正在接触几家潜在独立第三方投资者,探讨有关出售本公司旗下部分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出售恒大集团上市附属公司中国恒大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及恒大物业集团有限公司的部分权益。

这在近期恒大被曝出广发银行提前催债以及资金紧张等传闻下,恒大此举引发众多揣测,而根据当日公告内容来看,目前尚未确定或订立任何具体计划或正式协议,恒大只是有出售的意向,尚未付诸实际行动。

前一天发布这样的公告,次日恒大副主席夏海钧就减持套现过亿港元,这对恒大不能说是好消息,尤其是对风声不佳的恒大汽车来说更是雪上加霜,股价随后暴跌7.13%,相比股价高峰期的67.30港元每股,如今的恒大汽车股价仅为11.72港元每股,市值蒸发83%,恒大汽车面临巨大考验。

地产分析师王一然认为地产行业已经失去了人口红利,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国家对房地产的依赖逐渐降低,对地产业务的支持热情也大幅减少,许家印此时将地产业务交给赵长龙,或许是恒大内部的系统分工,也是管理层的正常变动,将恒大地产交给得力爱将管理,许家印也能真正腾开功夫专注于他自己的“造车梦”,甚至也有精力专注解决债务问题。

王一然还指出:“国家现在对地产调控增强,恒大的高层变动,也不排除是在相关部门的干预下,债权人进行了债务重组,然后涉及到股权的变动,目前外界的各种揣测也很正常。”

至于外界的揣测,认为恒大可能要“出事”的传闻,王一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我个人认为,无论是许家印退位还是恒大汽车被减持,都不影响恒大的整体运营,是外界对许家印离任太敏感了,我认为恒大换董事长是正常操作,且许家印退出的只是恒大地产,而不是整个恒大集团,据我了解,恒大一直有董事长轮换做的传统,在2017年之前,恒大地产的董事长就一直是赵长龙,外界比较关注恒大的资金问题,其实这两年恒大已经画出红线、开始重视现金流,恒大的经营已有显著改善。成为众多房企里降负债的典型,加上ZF参与到恒大的调控之中,这一切都释放出了利好信号。而许家印的离任,对恒大未必就是坏事,起码他能专注造车。”

地产商玩跨界造车,也引发了众多质疑,尤其是恒大汽车进展缓慢的情况下,造车进展缓慢,但许家印的拿地速度并不慢,位于上海和广州的“最牛汽车基地”被顺利拿下,一时间让众多业内人士艳羡不已。

恒大造车有点神速,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走完了许多车企五年甚至十年才走完的路,这种速度也被很多人质疑许家印是为了圈地、融资。

2019年广州南沙开发区挂售一块工业用地。从挂售到最终成交,都让人直呼看不懂,因为这块被出让的土地用途很明确,必须要用于新能源汽车的技术研发,而更严苛的要求是,竞买申请人需为连续三年的世界500强企业。

这样的要求和条件,简直是为恒大“量身定做”的,在没有任何竞标者的情况下,恒大以楼面价不到345元/平的价格拿下了这块地,这个价格在寸土寸金的广州来说,简直就是“白菜价”,即便是许家印后来造车失败,恒大还是有50年的土地使用权。

这块土地成功到手,也加重了外界对许家印造车“圈地”的传言。未来许家印只有真正造车成功才能摘掉这顶“帽子”。

但许家印在造车上花的钱确实是真金白银,众所周知,许家印的“造车梦”已经付诸实际行动,并为造车前后投入了2800亿元。在跨界造车方面,许家印绝对是最大手笔的一位大佬,曾经掷下5年内赶超特斯拉成为全球最大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的豪言壮语。

许家印本人更是亲自远赴全球23个国家、47个城市,拜访了58家全球汽车产业各领域的龙头企业,建立了汽车工程技术研发、造型设计、零部件供应链等三大“朋友圈”,和众多企业签署了合作意向书。

略显尴尬的是,从宣布造车至今,已经近3年,恒大汽车依然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概念阶段,至今一辆车都没有造出来。

据公开资料显示,恒大汽车在两年半以来,亏损已达到174亿元,2019年和2020年分别亏损49亿元和77亿元,今年上半年年恒大汽车预计净亏损为48亿元人民币,亏损持续增加,去年同期仅为24.5亿,亏损几乎翻倍。

当然,一辆车都没有造出来,没有任何销量的恒大汽车,亏损也在情理之中,即便销量早就突破十万辆的蔚来依然亏损严重。在同期的2018至2020年之间,蔚来汽车、小鹏汽车与理想汽车的累计亏损分别为264亿元、83亿元和45亿元,而这三家早已经是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前三甲。

恒大目前亏损174亿元,在造车新势力中也处于一个正常水平,新能源汽车“一哥”蔚来的掌门人李斌曾公开说过新能源造车没有200亿,是不可能玩得转的,蔚来至今已经累计亏损近300亿,短期内想要盈利难如登天。

不同的是,蔚来在亏损,却早就量产了汽车,恒大汽车也在亏损,却一直在“概念中”,从量产到扭亏为盈,需要年销量10万辆,这是业界公认的一个标准,强如市值近700亿美元的蔚来,总销量于今年4月突破10万辆,却未能实现年销量10万辆,亏损依旧,恒大汽车从第一辆车量产到总销量10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关注新能源此车的投资人刘一民指出:“恒大造车对许家印来说,是机遇更是挑战,汽车行业面临百年不遇的巨大变革,新能源汽车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大有取代燃油车之势,更是是世界公认的朝阳产业。”

刘一民还认为,在这个赛道上聚集了大量的风口,各路资本都虎视眈眈,但是新能源汽车进入者太多,在大浪淘沙下,死掉的企业将更多,恒达汽车也面临巨大风险,前期投入巨大,后期回报存在不确定性,恒大造车两年多就亏了将近200亿。投资者对恒大汽车也由最初的疯狂追崇到理智,恒大汽车估值持续低迷是资本对恒大汽车的不信任。

刘一民同时指出:“新能源汽车乃是一个万亿超级大市场,以许家印的眼光绝对不会轻易放弃,他放弃地产专注恒大汽车,大有孤注一掷的意思,此举感觉是在全面押注豪赌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未来。一旦成功了,前途不可限量。”刘一民认为许家印离任恒大地产或是在豪赌新能源造车。

许家印的离任若能真将重心偏向恒达汽车,以他那无人能及的“朋友圈”和强大的资源,恒大汽车的春天或许即将到来,“蔚小理”你们听到恒大的脚步声了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