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博体育app

重磅!被免湖北省委书记8个多月后首次亮相

举世瞩目的中国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在北京举行。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和有关方面负责同志列席会议。党的十九大代表中的部分基层同志和专家学者也列席会议。

10月30日晚上,全会公报在央视《新闻联播》发布。细心的观众发现,在《新闻联播》播出的画面中,出现了中共湖北省委原书记蒋超良。

仕道君注意到,这也是被免职后8个多月以来,蒋超良首次露面。能够参加此次中央全会,因为蒋超良还有一个身份——中央委员。

因为对疫情防控不力,在2月13日从湖北省委书记任上去职之后,蒋超良便再未公开露面。在官方的通报中,蒋超良的名字只是在辞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职务时出现过。

对于曾经在舆论怒浪中被免去湖北省委书记职务的蒋超良来说,其会不会再现身一直是个众说纷纭的焦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湖北宣布换帅时,蒋超良并没有出现,官方对其是否另有任用也只字不提。

在官方语言中,“另有任用”虽然并非护身符,并不意味着被免官员的确能够获得另外任用,但事实上,被宣布另有任命后仍然被处分甚至被查的概率确乎是少数。当然,“另有任用”,也不一定是提拔重用,也有可能平调,或者“发配”到冷僻衙门,甚至是“落马”前进行冷处理的委婉措辞。

前者如2019年10月内蒙古、宁夏、河南地方大员联动,新华社当时发布消息称,石泰峰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不再担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职务;李纪恒不再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随后,李纪恒被证实接替到龄退役的民政部长黄树贤“进京”履新,算是平调。其实,这类正常职务调整,中组部一般不会吝惜“另有任用”这几个字。

后者如原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2019年1月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报道称,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同时决定,任命易会满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刘士余另有任用。

虽然随后刘士余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但不过4个月后中纪委监察委即发布消息称,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当时的“另有任用”俨然成为落马的前兆。

2019年10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原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依据《中国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决定给予刘士余同志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政务撤职处分,降为一级调研员;终止其党的十九大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依据《中国章程》第四十二条第三款的规定,给予刘士余同志留党察看二年的处分,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

2014年,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部负责的公众号“侠客岛”曾解析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被免后“另有任用”的三种可能。当时,云南省官场腐败已经人尽皆知,秦光荣虽然平稳着陆,进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赋闲,但是2018年全国人大换届时彻底退出官场后仅一年即传来其落马消息。

除“另有任用”外,为宣布任免决定而召开的干部大会本身藏着更为丰富的消息。事实上,一般而来,前任与后任交接班如果是正常的,那么宣布任免决定的人事组织官员和继任者都会对前任给予一定的正面评价,肯定对方的付出。而前任如果亮相也自然会有许多留恋主政地方和勖勉后来者的发言。

2019年10月25日,陈润儿接棒石泰峰继任宁夏党委书记。陈润儿发言说,“近年来,在石泰峰同志带领下,大力实施“三大战略”,统筹推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保稳定工作,全区各项事业日新月异、蓬勃发展。这些成绩的取得,承接了历届领导班子的努力和奋斗,汇聚了全区各族人民的团结和拼搏,也饱含着石泰峰同志的智慧和汗水。我们向石泰峰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即是陈润儿肯定前任石泰峰的。

但湖北换帅,蒋超良非但没有露面,新任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和宣布人事任命的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吴玉良、湖北省长王晓东,在讲话中也无一人提及蒋超良的名字,更别提对其给予任何正面评价了。

面对此次疫情大考,蒋超良的执政能力——临场决断和组织协调能力等等无疑是有相当问题的,为此也受到了舆论的广泛质疑。这一银行金融出身,曾经以研究货币金融政策著称的“金融党委书记”,的确没有经受住这场公共危机事件的考验,甚至显得惊慌失措。

一个细节被社交媒体屡屡提及:1月30日晚上,蒋超良首次参加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面对央视记者的提问,蒋超良全程对着稿子念,答非所问。

有人拿蒋超良与2003年SARS时被免职的孟学农类比,孟学农在被免职5个月后出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4年后又获山西省省长大位,没想到2008年山西发生重大安全事故,孟学农又被免职。

将孟学农归于“技术官僚”显然不合适,看官们要知道,孟学农完全有别于“技术官僚”的蒋超良。

蒋超良被称为一个“技术官僚”,2014年,蒋超良出任吉林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代理省长,后当选为省长。当时的吉林GDP增速为6.5%,在全国31个省区市中倒数第四,而一年后吉林GDP增速提到6.9%,高于全国平均增速0.2个百分点,这也是吉林GDP首次超过全国平均增速。

2016年,蒋超良重回湖北,这次是以“一把手”湖北省委书记的身份履新。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湖北省GDP增速7.8%,高于全国6.2%的水平,位居全国第七。难道你能说蒋超良能力不行吗?技术官僚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能走到地方大员的位子上?

然而,“技术官僚”在突发事故面前,一般能做的就是,一遵循官场规则:外松内紧,既要防控,又不能影响欢乐祥和的春节气氛。二遵循管理体系的程序,一级一级呈报。

蒋超良现年63岁,离正部级退休年龄65岁还有两年。按惯例,作为省委书记,退休前一般会到全国人大或全国政协担任专门委员会副主任。蒋超良的仕途会循此惯例吗?不过,照当下情形看,蒋超良想要平稳着陆,担任某中央部门非实权职务或者提前进入全国人大政协,依然相当困难。

值得注意的是,蒋超良虽然不再是湖北省的“一把手”,但还有个极为重要的身份——中央委员。在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头衔接连丢失,蒋超良唯一的头衔“中央委员”还能保住吗?

那么,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中央委员如何产生?如何补缺?撤销又需哪些程序?改革开放以来,有哪些中央委员在党的全会上被撤销中央委员职务?

根据官方公布的消息,上述这9人中,除于幼军外,其他8人均有贪污或受贿行为。

2018年因为吉林长生事件的发生,刚刚担任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党组书记、副局长的毕井泉,被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要求引咎辞职,随后毕井泉于当年8月辞职,但其中央委员等身份并没有被免去。

2020年8月27日,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在京开幕,会议经过表决,增补毕井泉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增补毕井泉为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对于蒋超良来说,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涉及贪腐问题,蒋超良应该能保住这个头衔。

这是蒋超良最后一个重要的头衔,保住了这个头衔,或许还有被再度起用的一线希望。

蒋超良,男,汉族,1957年8月生,湖南汨罗人,1981年5月加入中国,1974年12月参加工作,湖南大学(原湖南财经学院)毕业,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高级经济师。

1984.11中国农业银行计划部货币流通处副处长、资金计划部计划处副处长、资金计划部计划处处长、综合计划部主任助理

1989.11中国农业银行青岛市分行崂山区办事处副主任、中国农业银行青岛市分行副行长

1991.03中国农业银行综合计划部副主任、综合计划部主任、国际业务部总经理

(1993.09—1996.07在西南财经大学金融系货币银行学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

1997.03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分行行长、党组(委)书记兼国家外汇管理局深圳分局局长

1998.11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党委书记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广州分局局长

2000.06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助理、党委委员兼办公厅主任、党委办公室主任、工会工作委员会主任

2004.05交通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2007.02-2009.05兼任中国银行业协会会长,2007.03兼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