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博体育app官网

许家印卸任中国恒大境内经营实体恒大地产董事长

【许家印卸任中国恒大境内经营实体恒大地产董事长】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中国恒大境内经营实体恒大地产于今日更换董事长、总经理以及法人代表。许家印不再担任恒大地产董事长,柯鹏卸任总经理、法人代表等职位,新任董事长、总经理和法人代表为赵长龙,其另一个职位为恒大物业执行董事兼副董事长。据记者了解,这只是正常年检后的董事长、法人变动,不涉及任何控制权、股权等变化。(21世纪经济报道)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中国恒大境内经营实体恒大地产于今日更换董事长、总经理以及法人代表。许家印不再担任恒大地产董事长,柯鹏卸任总经理、法人代表等职位,新任董事长、总经理和法人代表为赵长龙,其另一个职位为恒大物业执行董事兼副董事长。据记者了解,这只是正常年检后的董事长、法人变动,不涉及任何控制权、股权等变化。

工商资料显示,8月17日恒大地产集团进行了相关工商登记变更,恒大集团董事长由许家印变更为赵长龙,总经理、法人也从柯鹏变为赵长龙,柯鹏仍任地产集团总裁。接近恒大人士表示,此项变更系借壳深深房A回A股终止后的正常变动,未涉及具体管理架构、股权的变化。(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目前一车未卖且未有车型量产的恒大汽车尚未拥有造血能力,只能依靠母公司的输血与救济。然而母公司亦自顾不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宋豆豆报道“我们要实施换道超车,就要走一条不寻常的路,走一条世界历史上所有汽车企业都没有走过的路。”2019年11月,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用“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大大大,好好好”形容其换道超车的造车路径,彼时意气风发的恒大如今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走了“一条不寻常的路”。

8月10日晚间,公告称,恒大集团正在接触几家潜在独立第三方投资者,探讨有关出售本公司旗下部分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出售恒大集团上市附属公司新能源汽车集团有限公司(00708.HK)及集团有限公司(06666.HK)的部分权益。公告称,截至公告日期,尚未确定或订立任何具体计划或正式协议。倘该计划最终协议得以落实,公司将进一步公告。

值得一提的是,8月9日市场有消息称,在有关部门协调下,珠江投资、广州城投、越秀金控、华润等城投及万科、保利等央企正与恒大展开联合开发的谈判,预计将对恒大释放超过6000亿元的资产流动性。

不过8月11日,董秘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回复称“公司目前业务不涉及恒大集团,亦未参与恒大集团的资产重组。”

此外有消息传出,的股权出售对象可能是万科牵头的财团,恒大和万科对此均表示没有可披露信息。与此同时,有媒体报道恒大曾接触深圳国资,深圳国资或为的潜在买家。据知情人士透露,出售部分资产,并非整体出售。

虽然目前出售权益比例及价格未知,亦无法断定恒大是否会全盘打包出售,但资本市场已然狂欢。从8月9日开始,恒大系股价连续三日上涨。截至8月11日收盘,中国恒大报收6.33港元/股,上涨7.84%,总市值838.65亿港元;恒大汽车报收13.82港元,上涨4.7%,总市值1350亿港元;恒大物业报收7.3港元,上涨8.96%,总市值789.19亿港元。三天内恒大系市值合计增长将近610亿港元。

连续三个交易日走高之后,8月12日,恒大系股价回落,截至发稿,中国恒大跌近5%,恒大汽车跌近6%,恒大物业涨超1%。

“未来三年将投入450亿元同步研发并制造15款新能源汽车车型,恒驰全系列产品于2021年陆续实现全面量产。”2019年,许家印豪言壮语,勾勒着恒大汽车的三年蓝图。

“2025年实现年产销超100万辆,2035年实现年产销超500万辆。”今年3月恒大汽车业绩沟通会上,恒大汽车管理层依旧自信满满。

今年6月恒大汽车的夏季测试启动仪式上,恒大汽车总裁刘永灼宣布,今年第四季度,恒驰汽车全面进入试生产阶段,明年大规模交付。

然而,尚未等到首款车型量产下线,恒大汽车便骑虎难下——巨额亏损下还要面临被出售的潜在可能。

8月9日深夜,恒大汽车发布盈利预警公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录得净亏损约48亿元,约为去年同期净亏损约24.5亿元的两倍。公告表示,上半年净亏损主要由于拓展新能源汽车业务,处于投入阶段,购买固定资产及设备,研发等相关费用增加及利息支出。

事实上,这并非恒大汽车录得的首次亏损。恒大汽车3月25日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恒大汽车营收154.8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75%;实现净亏损76.65亿元,去年同期为49.47亿元,亏损同比扩大54.93%。

从营收结构来看,其健康管理分部实现营收152.99亿元,同比增长207.52%,贡献了恒大汽车98.79%的收入;新能源汽车分部实现营收1.88亿元,仅占恒大汽车总营收的1.21%,净亏损为52.20亿元。

彼时公告表示,新能源汽车分部收入下降,主要因为电池销售收入减少,卡耐工厂按照新电池产品改造升级,2020年度主要在清理原有电池库存。同时,“新能源汽车分部产生庞大经营亏损”,主要来自27.44亿元股东贷款的利息开支、22.8亿元研发及广告开支,以及商誉及无形资产减值亏损10.4亿元。

需要承认的是,造车作为门槛极高、投入巨大、对资金和产业链要求极高的行业,烧钱速度极快,起步阶段出现巨额亏损并不意外。财报显示,理想汽车2018-2020年三年亏损总额为41.23亿元,小鹏汽车2018-2020年亏损总额超过78亿元,蔚来汽车从2016年到2018年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50.21亿、96.39亿元。

相比于新造车们,恒大汽车的投入更显“壕气”。2019—2020年,恒大汽车净亏损分别为49.47亿元和76.65亿元。这意味着两年半的时间内恒大汽车累计亏损超过17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一车未卖且未有车型量产的恒大汽车尚未拥有造血能力,只能依靠母公司的输血与救济。然而自去年以来,“三道红线”皆踩的红档企业恒大便走上了自救道路,通过分拆资产上市、“打骨折”式促销、出售股权、引入战投等降低负债,回笼资金。到今年6月30日,恒大集团表示,企业净负债率已降至100%以下,顺利实现一条“红线”变绿,同时企业有息负债亦已降至约5700亿元。

不过今年6月以来,恒大再次站上风口浪尖:陆续被曝出商票逾期、关联公司挪用预售资金、拖欠工程尾款、拖欠广告费等。雪上加霜的是,三大国际评级公司均下调恒大评级,并认为其违约风险正在上升。标准普尔更是在十余天内将中国恒大及其子公司评级从B+连降至B-,随后再度下调至CCC,且展望负面。这意味着恒大已经处于垃圾级里较低的等级,距离违约级仅高出四级。

母公司自顾不暇,子公司岌岌可危。为了筹集资金,恒大汽车分别在去年9月,今年1月和5月进行了配股以及战投融资。通过三次融资,恒大汽车已募得406亿港元,但仍难以缓解恒大紧绷的资金链。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底,恒大集团借款7165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借款3355亿元,而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以及受限制现金总额仅有1807.4亿元。

有地产分析师表示,恒大出售优质资产,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资金压力,既有助于安抚债权人的心态,也释放了未来流动性能够改善的信号。

按照许家印定下的三大宏伟目标,恒大汽车希望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到2025年实现年产销超100万辆,到2035年实现年产销超500万辆;核心技术必须世界一流,知识产权必须自主拥有,产品品质必须世界一流。

为了推进这一计划,去年8月,恒大发布旗下新能源汽车品牌“恒驰”,发布了首期6款车型。今年2月,又发布了3款新车型。9款车型覆盖A-D级,包括轿车、SUV、MPV各类车型。其中,有四款车型分别对标特斯拉Model 3、Model S、Model Y、Model X,其他车型则对标丰田埃尔法、奥迪Q3、奔驰GLA、奔驰C级、奔驰CLS等车型。

今年上海车展期间,恒驰1到恒驰9均摆在了台前。不过车展期间有人怀疑恒大展出的一些新车没有悬架,仅是模型。

“汽车行业一般是一款一款来做,但恒大一下子做十来款车型,遍地开花,这已经违反了行业逻辑,更像是卖期房。”有汽车业内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造车新势力不是这种打法,新能源造车本质上是模仿iPhone新零售的商业模式,先出一款爆款车型来卖,一上市销量非常高,造车新势力倾注资源和精力集中在这一款车型。”

“我们没有超速,一切尽在掌控中。”面对外界对恒大造车的质疑,刘永灼在上海车展上回应称,“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同时刘永灼强调,今年第四季度,恒驰汽车全面进入试生产阶段,明年大规模交付,动力电池产品也将于今年下半年量产。

如今恒大汽车命悬一线,能否如期量产犹未可知。但值得一提的是,恒大汽车虽然核心业绩表现不佳,但并非毫无价值。同时售出部分股权也并不意味着被彻底收购,若现金流稳定,资金扶持到位后,许家印心心念念的造车梦或许仍能继续。

“把能买的核心技术、能买的企业都买了”——“不差钱”是恒大跨界造车以来的真实写照。自官宣造车以来,恒大豪掷数百亿、不断“买买买”进行入股或并购,在研发资质、底盘架构、动力总成、电池、技术、智能网联、自动驾驶、人才等上下游产业链砸下重金,并先后在上海、广州、沈阳、郑州等地规划布局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

今年3月恒大2020业绩沟通会上,恒大管理层透露,恒大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已经投入474亿元,其中用于收购核心技术和研发投入为249亿元,用于工厂建设、设备采购、零部件采购等225亿元,超出此前恒大3年内投入450亿元的规划。

有观点认为,相比于造车业务,投资人更看重恒大汽车的土地资产。据晚点LatePost统计,从2019年9月至2020年9月间,恒大在各地共拿了1133万平米土地,其中只有半数是工业用地,另有35%是住宅用地,可以盖商品房出售;13.34%是综合用地,可以建商业地产、写字楼、学校或商住两用楼。

“房地产造车模式,与汽车产业发展规律多有碰撞之处,若不彻底改变行为方式,造车理念,则很难成功。”去年4月离职的恒大动力科技集团常务副总裁吕超曾在社交平台上如是表示。

尽管尚未有车型出售,恒大汽车股价上涨明显,今年2月股价一度冲抵72.45港元峰值,并以72.25港元收盘,巅峰时期市值超过6700亿港元,市值一度超过比亚迪。不过随着恒大债务危机的爆发,恒大汽车股价已跌至较为合理的区间。截至8月11日收盘,恒大汽车报收13.82港元/股,总市值为1350亿港元。

谁将成为拯救恒大汽车的白衣骑士?恒大汽车又将如何谋局落子,是否会借此机会脱离“造车”模式?拭目以待。(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